welcome to here!

虐啊 (我要版主补偿我的损失!!!!)

其实是开玩笑啦,我不是会员。其实去年想交会费来着,主要不是想获得会员的特权,而是觉得这么一个不靠广告运营的网站着实很值得支持。但我就是懒,拖拖拖,一直也没做这事。也是因为懒,才发生了这些事。 半个多月前的一天,是H的生日。其实更早之前,我就在盘算着该给她买个什么礼物呢,想了半天都没结果,后来索性就打消这念头了,刻意做某事的时候总是反而做不成。于是那天晚上,我跑来女人香,想在这里写下几句话:亲爱的,从我们相识以来这是你的第六个生日了。以前我都会说声生日快乐,但这次我不想对你说了,就记在这里吧。 悲催的是,女人香论坛一到晚上就打不开啊,尤其是日记区,根本发不了啊!我不晓得这论坛咋了,但咱没交钱,也没权过问。 唉,日记写不成,我就还是给她发了条短信。只是祝她生日快乐,然后想到这些年的事,忍不住发了句感慨,对她说“想想真是难过”。 虐人的事就这样发生了。 她第二天一早看到我的信息,下午就买票来了我所在的城市。没人陪伴,也没人接她,接二连三还发生了一串不愉快的事,使她对这个城市的印象很不好。 这是她昨天才告诉我的,“一切都未能如愿”,她这样说。 依我的猜测,大约她是想着我第二天还会给她电话,生日总算是特殊的日子嘛,这时候通个话应该是有最好理由的。但是我并没有这样做,因为我想象着她已经跟她的朋友们歌舞升平、美酒欢宴去了——往年她不都是这么过的吗? 又或者,她以为我会像某年那样,上网给她买花和蛋糕,然后送花的人给她电话时,会发现她已经来到我这里了。这样我就知道了。 然而,她设想的这些都没有发生。 她似乎已经忘了,在此之前,她已经声色俱厉地对我说:“我现在一个人生活得很好。我不适合任何人。我要的爱情早一刻不能,晚一瞬不成。请你去寻找属于你的爱情去吧。” 很显然,我是没指望了。我与她的相遇相爱,早已经发生过了,不可能再重复发生一次。她仍要她的激情碰撞,但这跟我是永远不可能再发生了。 有谁听说过“相遇相爱”能发生两次的? 于是我彻底灰心,这也是我对她说“想想真难过”的原因——难道这句话不是很清楚吗?假如我还相信与你的未来,我就不至于在此时难过;只是因为未来不存在了,所以才只剩难过。 但是,奇人啊,若不是常做这些令人称奇的事,可不辜负了奇人二字?!虽然这俩字是我给她取的。 所以,奇人做事,总是要你意想不到。你以为已经结束了,她又卷土重来;你以为她早已忘了自己说的话,某一时刻她又记起来了,而且立马去做。 那是上次跟她见面时,我跟她约过她的下次生日我们一起过。她当时貌似是同意了。 但这些我根本记不清了,若不是昨晚她说“我是为了证实自己的承诺”让我摸不着头脑,费了半天力气才想起这事。也许我当时就根本没当真。 谁会相信一个不停地出尔反尔的人说的话呢?还“承诺”?哦,上帝啊,你快止住这两个字从这女人口中说出来吧!“诺言都是假的”——这话难道不是你亲口说出来的? 信誓旦旦地对我说“下次你回家过年我一定跟你一起,因为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。”我还担心你过年事多,可你不是非常肯定地说“一定会去”的吗?! 可是啊可是,这又怎样呢?转眼没几天,你不就在电话里对我说“过年我要跟一个朋友去北海道”,我问你是什么朋友,你说是“一个喜欢旅行的人”。我根本不想去体会电话那头你语气里的甜蜜,或许还有淡淡骄傲,我扔掉面子和自尊,很认真地问你:“你不是说好过年跟我一起回家的吗?”可是你什么都没回答,我不可能再追问了,因为我本来就知道你说好的一切都不会成行的,我还知道其实你也去不成什么北海道。 因此,谁又能知道你会忽然想起了一个什么“承诺”来呢?而且,你不是已经有了一个“喜欢旅行的人”了吗?——非要让我说出“旅行”这两个恶心的字! 你对我说“没有人记得我的生日”——我简直不能相信。你那么多朋友,老同学,T啊P啊一大堆,还有无数的追求者,怎么会没人记得你生日?难道只有我才这样莫名其妙地记得所有恋人和朋友的生日? 你说:“我一个人来X地过生日”。我的奇人,我真的不想说什么,甚至不愿去感受这件事。

  • 相关tag: zenggenqian文章